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重庆时时彩 > 正文
  • 援疆小说《燎原》第二十二章小试牛刀(下)
  • 时间:2020-06-26 11:45 来源:网络整理

  一路颤颤巍巍,丁晓天等人终于把祁俊飞送回了宿舍,众人将祁俊飞放到床上,盖上被子,可祁俊飞仍昏迷不醒。

  “不是冻坏了吧?”张妍看着酩酊大醉的祁俊飞,担心地说。

  丁晓天轻轻拍了几下祁俊飞的脸,发现他的面部肌肉僵硬,不太对劲。

  “张妍,你快给刘佳梅打电话,问问这是怎么回事。”丁晓天用命令的语气说,其他人都慌了起来。

  张妍拨通刘佳梅的电话,“佳梅,紧急情况:祁俊飞今天喝醉了再室外躺了一会,刚开始神志模糊,胡乱讲话,现在是昏迷不醒,脸和手都是僵硬的。你学医的,他现在要不要紧?”

  电话里刘佳梅说:“你们不要慌,房子里有没有测血压计?”

  “有。”丁晓天抢着说,然后他飞快地回卧室拿设备。

  刘佳梅继续说,“先测一下他的血压。”

  “你先别挂电话。”张妍说。

  丁晓天撸起祁俊飞的袖子,开始测压,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数显血压计,发现刻度始终纹丝不动。

  “佳梅,血压计没有显示刻度。”张妍说。

  这时,马天成站在祁俊飞身旁抱头大哭起来,“怎么会这样!俊飞,你不要死!”丁晓天一听慌了神,睁大眼睛也开始掉眼泪。

  “别吵!看他的呼吸现在怎么样?”刘佳梅在电话里大声嚷嚷。

  张妍把耳朵凑到祁俊飞的鼻子处,发现有微弱的呼吸,“佳梅,还有呼吸,只是呼吸很轻很慢。”

  “跟他们说,俊飞没事,可能是轻度冻伤,不碍事,昏迷不醒可能是酒精的作用,赶紧让他躺倒床上睡!睡一觉就好了。”

  “那刚才血压为什么测不到啊?”张妍问。

  “冻伤后,人心动过缓,心律不齐,所以血压计测不到。”

  “谢谢你,佳梅。”

  “客气什么?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  莫棠跟马天成听到说病人没事,立即破涕为笑。

  当高倩得知祁俊飞喝醉酒倒在雪地中的时候,心里确实非常难受。刘佳梅一边讲述祁俊飞的身体状况,一边分析原因,高倩倒像个外人,表露的态度很冷淡,不悲不喜。

  “祁俊飞都这样了,你还这么沉得住气?”

  “你不一直心平气和镇定自若,我跟你一样啊。”

  “我跟你不一样啊,我是医生。”

  “没什么不一样。都一样,是革命战友。”

  “瞧你,高倩,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  “以前是太傻太天真,现在我想开了,也多亏了吴莉莉,不然我可能现在还沉浸在茫茫无边的痛苦中。”

  刘佳梅对高倩翻天覆地的变化并没有感到多么震惊和不平,相处一段时间,她和高倩也成为无话不说的莫逆之交。

  在刘佳梅眼里,高倩美丽贤淑又温柔大方,更重要的是,高倩总是事无巨细无微不至地照顾她和吴莉莉,所以在她听说祁俊飞受伤后,她第一个告诉的人就是高倩。

  高倩的变化也许在别人看来是突如其来的,可刘佳梅知道高倩一直憋着一股劲儿,一股不服输的劲儿!因为她总将“巾帼不让须眉,红颜比肩儿郎”“女中自有豪杰在”“妇女半边天”等豪言壮语挂在嘴边,她既有传统女性的含蓄与魅力,又有现代女性的奔放与新知。

  高倩见刘佳梅一直不说话,便说:“我不是绝情,是不敢再用真情。你对男人太好,他们不会把它当恩情,反而觉得理所当然,好像女人天生就是欠他们的,凭什么呀?”

  刘佳梅说:“你这打击面太大了吧?男人都被你这么一说,好像都不是东西了,你是不是太极端了?”

  高倩说:“别转移斗争大方向,你看,你又开始动摇军心、想搞分裂了。不是说好我们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嘛。”

  刘佳梅说:“好吧,我听你的。”

  高倩说:“那行,听我的明天就跟我们到师民族中学。”

  “去中学干什么?”

  “去跟他们校长谈判,你现在加入我们‘青年阅读计划’行动小组,明天去谈判。”

  翌日,高倩带着吴莉莉和刘佳梅来到一零五师民族中学,这是高倩第二次来这所学校,第一次是去年刚到师机关的时候,团委组织志愿者打篮球,她还记得那次祁俊飞扭伤了脚,她扶着他到莫棠的宿舍,那是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,也是她第一次为他做饭……

  回忆那么美好,总让人情不自禁沉陷其中。高倩意识到自己的“错误”后,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句,然后,面带微笑走向校长办公室。

  “徐校长,我之前跟您通过电话。我叫高倩。”刚进校长办公室门,高倩便伸出纤细的手,开门见山地说。

  “小高,你好。你们坐。”徐校长热情地招待三位女生。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