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彩票资讯 > 正文
  • 被操纵的中国彩票:不为人知的彩票行业内幕解
  • 时间:2020-10-17 07:55 来源:网络整理

  (声明:刊用中国《新闻周刊》稿件务经书面授权并注明摘自中国新闻社中国《新闻周刊》。)

  张世鹏和他的彩世塔都充满着悖论:他们是在行善还在作恶?他们是帮助了中国的彩票业,还是给了它致命一击?

  2003年11月15日,在江苏省扬州市邗江看守所,张世鹏给自己设计了三个结局:死刑、入狱、无罪。

  2004年3月25日,张世鹏发现他“猜中”的是第二个选择:他被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经营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4年。他及其同党被控在全国17个城市的彩票销售中作弊20次,获非法收入5806万元。

  事实上,对于这个“从小就爱赌”的人来说,此时此地,命运并不是奖球,可以由他玩弄于股掌。

  此前,张世鹏的赌运应该算是很好。他甚至梦想有朝一日成为中国的“赌王”,而在此之前,他的目标是成为“中国彩票大王”。

  投身彩票12年,张世鹏自称已成为“彩票偏执狂”。即使这种痴狂导致了自己的毁灭,但他似乎仍然执迷不悔——即使被推上被告席,他也请求法庭,不要把“国家的丑闻外扬”。

  张世鹏说:为了社会稳定,“我认为彩票丑闻一定要包,把它包得又严又实。”

  但此时,事情并不是他能左右。随着杨永明案和彩世塔案的内幕揭出,张世鹏或许会发现,他的确会以另外的方式影响到中国彩票业的命运。

  一夜之间轰然倒塌

  在2002年11月之前,张世鹏相信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

  在他设计的作弊方案中,有一个至关重要的角色:摸奖者。他们多数是彩世塔员工找来的亲朋好友。包来往旅差费,摸中大奖给一至两万元酬金——这样的条件几乎是天上掉馅饼。

  但据一位办案律师对本刊介绍,在他看过大量卷宗后,曾经画过一个人物关系图,这张图表显示,“彩世塔”找人来摸奖的和帮忙摸奖的人多达100多人,“任何一个人出了问题都不行,所以出事是迟早的”。事实证明,这正是彩世塔作弊模式中的薄弱环节。

  2002年10月31日,深圳市彩世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江苏扬州和仪征承销体育彩票。但这天被彩世塔请到扬州来摸奖的人只剩下一个人,而大奖还有两个。彩世塔总经理裴福盛不想让这个一大奖旁落,他想到了曾在常州大酒店为他按摩的小姐——仪征人牟泽容。

  11月2日,牟泽容接受了彩世塔公司的培训,从一堆乒乓球中摸出指定的球。

  次日,牟泽容走上台,摸出奖箱右下角的奖球,顺利抽取了50万的大奖,她身戴大红花站上了领奖台,当场领走了支票。一切都如事前安排。

  但是人的私欲最后让张世鹏的精心设计落了空。下台后牟泽容发现,与彩世塔许诺的2万元酬金相比,50万元大奖显然更让她动心。她并没有将钱交给彩世塔,而是打车跑掉了。

  次日,牟收到了裴福盛发来的短信:“请主动回来,否则后悔莫及”。裴福盛后来打通了牟的电话,牟提出要分得10万元报酬,裴只答应6万。

  牟把真相告诉丈夫后,发现这40万的奖金(税后)拿在手上“烫手”。最后,他们选择了向仪征市公安局报案。

  因为这一次偶然,按张世鹏的话,彩世塔“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”。

  一个“彩票偏执狂”的高峰体验

  张自认是一个“彩票奇才”,他的第一桶金也来自于彩票。

  按照张的自述,他1988年大学毕业后,1990年弃商从政。

  1991年夏天,张世鹏正在老家河北滦南县百货大楼做服装生意,“一年辛辛苦苦、受冻挨饿挣了10万块钱”。

  此时,中国的彩票热刚刚兴起。无意中,张世鹏被百货大楼经理叫去做有奖销售变相彩票的现场主持人。十几天竟然赚了20多万元,张“都想抱着钱哭”。

  他由此“看破了有奖销售的秘诀”,卖掉了服装柜台,头也不回地走上彩票之路,两年就成了百万富翁,坐上了夏利车。

  90年代中期,中国彩票市场基本处于一种无规则状态,地方政府、企业甚至个人、外商都在发行彩票。

  张世鹏由此成为“乱世枭雄”。他利用有奖销售的经验,很快摸索了一套“彩票大奖组”的营销模式,并藉此由河北转战河南。1994年,张在河南郑州创造了两天销售彩票1000万元的全国纪录。河南福利彩票年销量从1994年的5000万元,跃升至1995年4.2亿元。

  与此同时,张成了千万富翁,“决定激流勇退,退出彩坛”。

  张世鹏携妻儿移居深圳炒股。但他显然难以自甘寂寞,他“深感生活乏味,活得像行尸走肉”。

相关新闻